今天是:2018年11月15日 星期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法学园地
法学园地
站内搜索

搜索 

          
法学园地   
关于合议庭制度运行机制改革的实践与探索
发布时间:2016-05-13 16:36:00    来源:日照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    

关于合议庭制度运行机制改革的实践与探索

 


 

习近平总书记在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说明中指出:“这些年来,群众对司法不公的意见比较集中,司法公信力不足很大程度上与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不合理有关。”这一重要论述不仅深刻指出了司法公信力不足的深层次原因,也为人民法院深化司法改革指明了方向。实现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所要达到的改革目标,“让审理者裁判,让裁判者负责”是司法体制改革的基本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条第一款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审判案件,实行合议制”,《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十条也规定:“人民法院审理第一审民事案件,由审判员、陪审员共同组成合议庭或者由审判人员组成合议庭。合议庭的成员人数,必须是单数。”因此,保障人民法院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重点是推动落实合议制运行机制改革为重点,针对有损司法公信、制约司法公正的不合理的合议庭制度机制障碍,以努力构建更加透明开放、设计科学、运行合理、协同有序的审判权力运行机制。

一、合议庭制度在实践中的现实状况及其弊端

(一)、合议庭制度在实践中的现实状况

“合议制”是人民法院以集体审判的形式行使审判权的组织形式之一,是民主集中制在审判工作中的具体体现,“合议制在我国的审判制度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和作用,合议庭能否正确履行合议职责,充分发挥合议作用,直接影响到案件质量、司法廉洁乃至司法公信力

如果在合议庭审理中缺乏民主的评议机制,合议庭为个别法官的意志所左右,沦为事实上的独任制,那么,合议制相对于独任制而言的功能优势将荡然无存,多名法官的参与、繁琐的诉讼程序无非是造成了司法资源的浪费;如果合议制中的民主评议制度缺乏可操作性,陷入事无巨细、皆需讨论、讨论无数、结果难成的“泛民主”泥潭,那么,合议制将因其诉讼效率的极端低下而难有生存的余地。所以说,民主评议制度是合议制的内在灵魂。当前,我国合议制评议的原则主要有:1、禁止弃权原则。审判权是一种国家权力,而国家权力不同于民事权利,具有不能放弃的特点。[1]而法官受教育背景、审判实践经验、社会意识形态、价值观念、道德品行、主观喜好等原因,个体上存在差异,因此,不同的法官对证据采信、事实认定和法律的理解也会出现不同的见解。法律在设立合议庭制度的时候,要求组成人员必须是单数,其目的无非就是在合议庭评议案件进行表决时,能够形成多数意见,如果可以弃权,这一目的就无法实现。2、发言顺序限定原则。法官根据原、被告双方的辩论的全部意旨、调查证据的结果、理论法则以及经验法则,依自由心证对案件事实的真伪作出判断。为了确保每一个法官能充分展示其内心的真实心证,必须限定合议庭成员评议案件时的发言顺序。我国台湾地区合议庭评议案件时,每一个法官都必须陈述自己的意见,其顺序是,以资历最浅者为先,资历相同的,以年龄小的为先,最后由审判长发言。审判长一般就是合议庭中资历最深的法官,因为审判长由庭长担任,在没有庭长的情况下,由最资深的法官担任审判长。[2]3、过半数决定原则。合议庭法官存在两种以上不同意见,应以多数意见对案件作出裁判。

合议制要求合议庭成员具有同等的权利和责任,合议庭成员都必须自始至终地参与对案件的审判,中途不得无故退出或更换,同时还应当认真地参与案件的评议,如实地、充分地陈述对案件的裁判意见。当前,在审判管理改革实践中诟病最多的问题是现行审判运行体制中的案件审判决定权的“多层级、多主体、复合式、行政化”管理模式不符合司法审判规律,司法审判模式不符合司法规律。长期以来,我国合议制的实践过程中,合议制流于形式,最为常见的问题是“形合实独”、“合而不议”。从庭前准备、案件审理、证据调查到案件裁判均是由承办人一人完成,其他合议庭成员并不直接参与审判活动,只是在最后评议案件时,凭承办人的个人汇报意见,就承办人的个人裁决意见进行表态,甚至分管院长、庭长对案件的把关也仅限于裁判文书本身的措辞及标点符号的修改,没有就案件本身裁决意见表达出基本观点,从而导致合议庭合而不议,合议制实质上变成了独任制,合议制应有的功能完全没有发挥出来。[3]

这种状况存在问题的存在不能完全归咎于法官个体因素,除合议庭在事实上没有对案件的裁判权以外,合议制本身不完善和欠合理的规定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在一定程度也反映出合议庭内部审判工作机制还不够完善,实际运行还不够合理,导致合议制在落实过程中偏离了立法本意。

(二)、合议庭制度在实践中存在的弊端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十三条规定:“合议庭评议案件,实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评议应当制作笔录,由合议庭成员签名,评议中的不同意见,必须如实记入笔录。”因此,少数服从多数是合议庭进行评议的一项重要原则,在落实合议制的实践过程中,最为常见的问题有如下几点。

1、法律规定不明。在合议庭评议案件时,“少数服从多数”原则中的“少数”或“多数”究竟是指意见的数量,还是法官的数量,法律规定不明确。假如在一起侵犯健康权的案件中涉及精神抚慰金赔偿,由甲、乙、丙、丁、戊五名法官组成合议庭,表决意见分别是赔偿2万元、2万元、3万元、4万元和5万元,如果依据少数法官的意见服从多数法官的意见,虽然甲、乙、两位法官均主张2万元的精神抚慰金,但丙、丁、戊三位持不同意见,而甲、乙的观点并不是多数法官的意见;如果依少数意见依服从多数意见,显然,甲、乙的意见相比将是多数意见。因此,对“少数”或“多数”所指的对象理解不同,其运用结果也完全不同。我国有学者主张应当是指法官的人数,认为“合议庭成员的意见不一致时,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以多数人的意见为合议庭意见。”[4]

2、权责配置不当。合议庭实践中存在权利和责任配置不均衡现象,形式上的合议庭,实质上却是独任审理,导致出现要么单纯追究审判长责任,要么追究承办人责任,合议庭其他成员则处于有权无责的状态。甚或在合议庭与审委会之间,合议庭“审而不判”、审判委员会“判而不审”,合议庭成员履行合议职责就容易出现“形合实独”、“合而不议”的现象,致使审、判分离,违反审、判合一诉讼规律的问题,使得合议庭发挥不到对案件质量共同把关的作用,产生差错案件甚至“金钱案、人情案、关系案”。

3、监督方式失当。完善法院审判权与审判管理权有效运行与制约监督机制,是现阶段法院司法体制机制改革重要要求。当前,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司法公正需求与有待提高的法官职业素质之间的矛盾还十分尖锐,进一步深化法院司法体制机制改革,为了保证案件质量,以审判长、庭长、院长逐级审批案件制度为核心的行政化的案件质量管理模式较为常见,它不是重回过去的行政管理模式老路,虽然审批制度在保证案件质量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但这种审判监督权与行政管理权并轨运行,依靠行政命令手段来行使审判监督权的方式,在很大程度上强行弱化了合议制外部不当干预、违法干预的预防功能,也丧失了合议庭的应有活力,同时也为“权力寻租”埋下了隐患。在放心、放手让合议庭、主审法官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的同时加强管理,切实改变当前我国法院中普遍存在的审判管理职责模糊、不一导致的审判管理权行使的无序、随意等问题。

(三)、设置合议庭的内在机理及其功能

设置合议庭主要的功能是,追求裁判事实基础客观、真实,抑制主观偏见,把握法律精神,统一适用法律。司法审判的公正性应当以裁判基础的真实性为基本前提,不同的法官因其所受的教育程度、思想品德、思维方式、意识形态和潜在的好恶心理等个人因素不同,对同一法律条款都或存在不同的,甚至截然相反的理解。凯尔瑞斯认为“先例原则在具体案件中既没有导向作用,司法判决最终仍然是基于法官的价值取向而作出的判断,而这种判断因法官不同而不同,法律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政治”。[5]克服法官在认定事实中的“意志性”和“创造性”,设置合议庭制度的内在根据就是对事实的认定。案件事实的认定真实程度越高,裁判的公正性也就越高,最大限度的接近案件的客观真实,使法院裁判客观化。因为法官认定事实的情况下,其逻辑思维过程中,既包括有客观的、合理的成分,同时也必然含有法官的“意志性”和“创造性”,一些因素都难以归人“理性思维”的范畴。美国大法官霍姆斯以实用主义为指导,指出了法律的不确定性,他强调“法律的生命始终在于经验而从来不是逻辑”[6]。而在合议庭在认定案件事实的情况下,由于其个体因素和主观性,使得裁判结果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实行合议庭审判,依据多数法官的意见裁判,尽管不能完全排除理解和适用法律的不确定性,每一个法官对案件事实的认识中并不是完全相同的,法官认识案件事实中主观成分及其逻辑性相互“碰撞”,使得对事实的认定趋于客观、真实。

二、合议庭制度运行机制改革的探索性意见

基于合议庭制度设置的内在机理,以推动合议庭成员共同审理、共同评议、共同裁判、共同负责为重点,为发挥合议庭制度的应有功能,针对我国合议庭运作机制在实践中的现实状况和存在的问题,将强化审判组织形式保障、完善评议活动规范,构建了行之有效的合议庭内部权力运行机制,真正实现“让审理者裁判、让裁判者负责”。

(一)、推行审、判合一制度,并建立定期随机组成合议庭机制。

目前的合议庭审判现状基本上是“审而不判”、审判委员会“判而不审”致使审、判分离,合议庭对于审理的一些案件无最后决定权或者自愿“让渡”决定权的现象,违反审、判合一诉讼规律的问题。因此,强化合议庭的自主权,强化合议庭的功能与责任,实行合议庭审、判合一,显得尤为重要。

首先,实现审判机关即法院的独立审判权(法院的独立),实行法院的人事、财政等方面的独立(独立于地方政府)确立法院只服从宪法和法律的原则并保障其实现;其次,应实现合议庭的独立审判权(法官的独立),理顺合议庭与法院中的领导者的关系,在案件作出裁判以前,禁止院长、庭长对合议庭发布指示、命令,逐渐确立并实现法官只服从宪法和法律原则,防止审判工作的行政化,实行审判者即合议庭的真正独立增强合议庭的自主性,确立法官只服从宪法和法律原则,解决审者不判、判者不审的问题。

依托信息平台,每月在各专门审判庭随机选出审判长与审判人员组成合议庭审理案件。根据审判实际的需要和案多人少的现实情况,构建“一月一随机”合议庭组成模式。改变审判长的常任制,实行定期选任、优胜劣汰、单独序列管理;改变审判长与合议庭成员的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推动地位平等,实现权力制衡,使审判长回归到了办案人、审判活动组织者的本源状态。

(二)、推行禁止结论性评议意见原则、一次性评议原则和限定发言顺序原则等评议原则,解决“合而不议”、“简单附议”等合议弊端。

由于评议机制的滞后,导致评议活动质量不高,规范性、透明度明显不足。笔者认为,必须完善合议庭评议机制原则,提高合议庭评议机制质量。首先,要确立禁止结论性的评议意见原则。在进行案件评议时,合议庭成员必须展示其评判证据效力、认定案件事实及适用法律作出判决结论的逻辑推理过程,禁止仅仅作出“同意”或“不同意”之类的表态性的评议意见。其次,要确立一次评议原则。合议庭在对案件进行评议之前,每一个合议庭成员理应充分了解案情,在评议时必须严格遵照评议活动原则,一次合议以后必须有判决意见,作出判决,禁止成员之间为取得一致意见相互协商、讨论、妥协和让步,更不允许反复合议。再次,要确立限定合议庭成员在合议时发言的先后顺序原则。如前所述,我国台湾地区法律规定的合议庭成员发言顺序规则值得我们借鉴,它有助于展示每一个合议庭成员内在的真实意见。[7]但针对我国的现实情况,笔者认为应当这样设置发言顺序:资历最浅的法官最先发言;其次是在法院担任行政职务(正副院长、庭长)最高的法官发言,如果是担任同一行政级别职务的,则由法官资历较浅的先发言;最后是案件的承办法官发言。[8]

三)、实现院长、庭长的管理、指导、监督职责,建立合议共同责任制度,促进了审判权责的平衡配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切实践行司法为民大力加强公正司法不断提高司法公信力的若干意见》明确指出,要建立院、庭长行使审判管理权全程留痕的制度,加强对院、庭长行使审判管理权的约束和监督。这为深化司法改革明确了方向。一直以来,合议庭成员权责配置不科学、不平衡,是制约合议制有效落实的一个重要因素,直接影响到合议职责的正确履行。完善审判权有效运行与制约监督机制,放手让合议庭、主审法官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的同时加强管理,科学界定法院内部院、庭长等不同层级审判管理主体的管理职责,管住影响审判质量与效率的要害环节,确保去行政化后监督、管理不缺位。[9]

为确保审判权责的平衡配置,笔者认为,要实行合议共同责任制:合议庭成员对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开庭审理、案件评议和文书制作等各个环节负有共同责任,即由承办人的主办责任和审判长的领导责任变更为合议庭成员集体责任。这仲共同责任制符合合议庭集体决策的立法本意和“有权必有责”的权责相对等原则。

 



[1]周永坤著:《法理学全球视野》,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第243页。

[2]陈荣宗、林庆苗著:《民事诉讼法》,三民书局股份有限公司1996年版,第119页。

[3]刘春年:审判工作机制的独立与监督,载《人民司法》2000年第8期。

[4]常怡主编:《民事诉讼法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48页。

[5]王晨光:法律运行中的不确定性与错案追究制的误区,载《法学》,1999年第3期。

[6]刘全德主编:《西方法律思想史》,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第211页。

[7]陈荣宗、林庆苗著:《民事诉讼法》,三民书局股份有限公司1996年版,第119页。

[8] 张永泉:“合议庭功能及其在审判实务中的运作”,载《法律适用》200312期。

[9]蒋惠岭:论审判权运行机制改革,载《北京行政学院学报》2015年第2期。


打印此页】【顶部】【关闭


Copyright ©   日照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山东省日照市秦皇岛路57号 电话:0633-8033312  鲁ICP备13031325号-1